研究旅行的“陷阱”是什么?如何通过实践回归育人的初衷?

北京,7月5日——研究旅行的“陷阱”是什么?如何通过实践回归育人的初衷?《中国在线》记者米映婷、郑朱升、于坚的海外夏令营、校园考察和文化体验……近年来,随着国家优惠政策的不断出台,研究旅游迎来了“春天” 研究性旅游作为学校教育与校外教育的一种创新联系形式,无疑对促进学生的健康成长和全面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然而,在热门研究旅游市场背后,“假尺码空”等现象依然存在。 业内人士认为,课程设置、师资队伍和安全管理应进一步规范和完善,使研究之旅回归“实践育人”的初衷 最近,一些媒体发表了一篇关于夏令营市场混乱的报道。 文章称,一些家长报告称,“去年成都的一个组织举办夏令营时,让娃娃晚上11点在混凝土地板上爬行,膝盖擦伤出血,教练不得不教人……”业内人士透露,“许多旅行社实际上是在夏令营的旗帜下举办暑期班。” 有些人甚至有三四个没有营业执照就敢开夏令营的伙伴,这就造成了很大的安全隐患。 “该报告立即引起了网民对夏令营和大学旅游等研究旅游产品的关注和讨论。 研究性旅游作为推进素质教育的途径之一,近年来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 自2012年以来,教育部选择安徽、江苏、陕西、上海、河北、江西、重庆、新疆等8个省(区、市)开展研究性旅游试点工作。 2016年12月,教育部等11个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促进中小学生研究旅行的意见》,其中提到中小学校应根据当地情况将研究旅行纳入学校教育和教学计划。 事实上,由于研究和学习旅行涉及许多环节和繁重的责任,仅靠学校是无法完成的。因此,一些地区采取了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一些地方还建立了专门的研究和学习旅游平台,将学校和服务机构联系起来。 江苏省教育国际交流服务中心(以下简称“苏教国际”)是江苏省教育厅直属机构,是一所专门从事国际教育交流的综合性机构 苏教国际学习与旅游部部长周杰表示:“我们与海外教育机构合作,让孩子们体验大学生活,学习英语课程。最近,我们还开设了数学和学科竞赛课程。” 对于每一个项目,都定期邀请中小学校长和海外机构进行优化和评估,以确保其中至少一半是学习内容,其余是经验和交流。 “南京中华中学一名就读新河初级中学的学生的家长告诉记者,他的孩子今年6月参加了一次去英国的学习旅行,当时他在初中一年级。 在为期12天的旅行中,前6天我在曼彻斯特的一所友好学校学习,后6天我在伦敦旅行。注册费为人民币29,800元 “我认为这种形式相当好,不仅可以让孩子增加知识,而且在这个过程中,她的独立性和人际交往能力也会得到提高。 “研究旅行背后的混乱正在逐渐进入发展的快车道。与此同时,各种混乱也开始出现。 -武断的“标签”和过度的利润追求 业内人士表示,研究和学习旅游基地和机构的资质参差不齐,门槛也不同。有一种仓促陷入混乱的现象。 在一些地方,研究旅行甚至成为一些企业任意设定高价并从中获利的掩护。 一些家长透露,为了增加利润,一些组织恶意节省开支,导致餐饮、住宿、交通等领域的服务标准大幅降低,导致儿童心理差距过大。 -“假大空”旅游” 目前,许多研究性旅游项目只停留在“走马观花”的层次,或者主要集中在著名学校和豪华旅游上,但缺乏实质性的教育内涵和价值,“假大学空”现象普遍存在。 中国教育科学院研究员朱赵辉表示,如果研究旅行实施得不好,可能会导致“只学习不旅行”或“只学习不旅行”的恶性循环 一些校外教育培训机构打着游学的旗号,组织学生转学补充校内课程,背离了游学的初衷。 “有些学校还没有摆脱应试教育的束缚。对学生的评价仍然是基于分数。他们对参观考察采取敷衍的态度,通过动作变得形式主义。 “——师生比例失衡,安全隐患重重 一些研究机构在选择和培训教师时缺乏考虑。教师素质参差不齐,师生比例严重失衡。甚至有一个案例,一名教师负责30到50名学生。学生的人身安全有很大的隐患。 周杰说,在研究旅行中,特别是在海外项目中,有许多安全错误,包括文化错误和法律错误。如果机构对项目没有很高的控制率,也没有很好的定义和调查,可能会有很大的风险。 -缺乏行业标准和反馈机制 福建师范大学旅游学院副院长罗培聪表示,从近年来研究旅游的实施来看,效果并不理想,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是缺乏行业标准和反馈机制。 “许多学校只注重过程,而忽略了后续的监督、检查和考核,这使得很难判断这次考察旅行是否取得了实质性的成果。 接受采访的专家认为,只有当整个市场成熟,行业逐步规范化,研究旅游才能真正发挥应有的作用,这离不开政府、社会、学校、家长等各方的共同努力。 朱赵辉建议,如果研究旅行要真正实施,学校和家长需要进一步改变他们的想法。儿童在成长过程中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需求,不仅强调“阅读成千上万本书”,而且忽视了“千里之行” 此外,学校对学生的评价体系应该更加全面,摒弃只打分的方法。学生对自然、文化素养和人际交往能力的兴趣可以考虑纳入评估体系。 “学校可以研究制定研究旅行的监督方法和评价标准,为学生综合素质的评价提供依据 中国人民大学休闲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王启彦认为,研究旅游需要更多地依靠市场力量,而政府则发挥主导作用,加强监督和管理。 建立政府认可的行业组织和行业联盟是可能的,然后相关组织将制定行业标准,包括研究型旅行社的准入门槛、退出机制和评价体系,以便政府在履行其检查和监督职能时有所借鉴。 王启彦建议从课程设置和路线规划两个方面对游学进行科学合理的安排。 研究性和学习性旅游课程不应相同,活动形式可以多样化,结合学生的接受能力和实际需要,突出专业性、知识性、科学性和趣味性。 此外,过于热衷于“著名学校之旅”和“豪华之旅”也是不可取的。最好让学生进入这个领域,培养他们的劳动意识和实践能力。 研究旅行的安全是重中之重。 对此,罗培聪建议,各地要制定安全防控、医药、食品、住房、交通等方面的研究出行的具体要求,并严格执行。 必须为研究和学习旅行活动购买相关保险产品。同时,可以通过建立互助小组和确定负责人来降低安全风险。 (责任编辑:叶伟)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这是一条通知,日主题值得你支持正版!

去日正版